返回 首页


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六章 阴魂不散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<!--g0-->

    路辰离开青霄宗驻地,脑海中闪过先前在青霄宗大帐内发生的一幕幕,愈是细想,心中愈发感到不安。www.xiluwx.com

    “若非我碰巧就在帐中,那青霄宗长老一开始是打算让禹虎姐姐将我带去盘问搜查,后来他却只问我一句,其他则只字不提,反而很是爽快的给了我回春丹,甚至还赏赐我一张百两金票。青霄宗长老言行不一,可他究竟为何如此”

    路辰心中揣摩起来,又想起离开青霄宗大帐前,青衣佩剑女弟子看向他的一道冰冷似剑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难道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”路辰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,虽然没有回头再看向青霄宗驻地,却觉得如芒在背,眼神逐渐变得焦急起来。

    回春丹到手,路辰本应以最快的速度返回仙灵小镇,但此刻他却不能这般做,只能徘徊在三大宗门驻地外面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三大宗门驻地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一个腰间系着药囊的少年随着人群向阴暗处走去,待到身影彻底融进夜幕之中,少年脱离人群发足狂奔。

    狂奔的少年,正是路辰。

    顾不得回头看一眼,路辰一边奔跑在山林中,一边默默祈祷,自己心中所想之事千万不要发生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过去,忽然自己眼前闪过一道黑影,随后路辰只觉得奔跑的身体如同撞在一堵厚实的城墙上,沛然莫御的反震力道让胸口憋闷难受犹如窒息,整个人则似断线纸鸢倒飞出去,重重地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么着急,你是赶着去投胎么,既如此,我来送你一程。”一道森冷至极杀气弥漫的话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路辰忍着痛苦翻起身来,吐出一口血沫子,理顺气息后望向来人。目光所见,是一道苗条身影,分明是个女人。再往上扫,那女人一方黑色布巾蒙面,挡住了容颜,只露出一双冰冷至极的眼眸。

    果然是你,阴魂不散深吸一口气,路辰心中雪亮,面上却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道:“你是谁,我不认识你,你找错人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路辰已经站起身来就要绕道离开。

    “蓬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黑影又是一闪,一记重拳轰在路辰的小腹上,肚子里的肠子如同打结一般,剧烈的痛苦令路辰喉咙嘶哑,劲脖上一根根青筋暴突而起,如一只虾子蜷缩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还要装作不认识我吗”黑影冷哼一声,抬手扯下蒙脸黑巾,正是白天青霄宗账内欲杀路辰的青衣佩剑女弟子,一双冰冷的眸子俯瞰蜷缩的路辰。

    “路辰,你的确很聪明,没有在白天就离开三大宗门驻地,而是想着等到天黑趁夜色悄然逃走。要不是我一直在暗中盯着你,还真会被你得逞。你有如此心机,难怪我可怜的弟弟会死在你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,我没有杀你弟弟,你找错人了”路辰忍着剧痛,怒吼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路辰胸口又挨上一脚,身体如同一块抹布擦着地面滑出一丈远,差点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青衣佩剑女弟子缓步走来,看向路辰如同看着一个死人,冷冷道:“你承认也好,不承认也罢,只要我认为你是杀死我弟弟的真凶,你就得给我弟弟陪葬就算你不是真凶,平日里也没少和我弟弟作对,杀了你的话,我可怜的弟弟的在天之灵一定会很高心的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路辰眼神微变了下,脸色一阵发白。

    青衣佩剑女弟子很满意路辰脸上流露出的惊慌神情,声音森冷说道:“路辰,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马上去死。我可怜的弟弟先被人毒死,再被飞龙秘境中的鬼怪吞食尽血肉,他身上发生的一切,我都要你一一品尝之后再去见阎王。”

    “蓬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青衣佩剑女弟子又是一脚踹飞路辰。

    “轰。”

    路辰重重落地,浑身就像散了架一般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对方明明可以一剑杀死自己,却不这么做,就是要自己在死之前吃尽所有苦头,路辰心中明白之后,咬紧牙关不发出半点痛苦。

    路辰此举彻底激怒了青衣佩剑女弟子。接下来,路辰就像一个沙包,不断被青衣佩剑女弟子一脚踹飞出去,又重重落地。

    某一刻,路辰横空飞起,落地时恰好滚到了树荫里。一条晶莹如玉的小白鱼趁人不注意钻出药囊,顺着一只袖管来到路辰颈脖处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要杀你,必须反杀了她。否则,我们两个都要死。”古玲珑说道,说话声只有她和路辰可以听到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啊,可是我一个凡人根本不是强大武者的对手。”路辰低语,脸上闪过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还有我呢我会帮你的,等一下我会吹出一个泡泡,其中封印一种强大的龙族秘术,你将泡泡扔向她,喝一声破便可。这么简单的事情,你可千万别搞砸了”脚步声接近,古玲珑和路辰的对话就此终止,路辰能感觉到有一条小鱼儿顺着袖管游到了手心里。

    很快,掌心传来浑圆柔软的感觉,路辰知道,这是古玲珑在吐泡泡,泡泡里封印着一种强大的龙族秘术。

    路辰攥紧龙泡泡的一只手深藏在袖管中,机会只有一次心中紧张无比,路辰的脸色却一如之前,没有露出分毫的破绽。

    此刻路辰在暗,青衣佩剑女弟子在明。青衣佩剑女弟子走了过来,还差一段距离,她就将从蛋青色月光中走进阴暗树荫里。

    从光亮踏进黑暗,即便是武者,双眼也需要一段短暂的适应时间。

    路辰眼眸低垂,目光盯着青衣佩剑女弟子不断踏来的脚步。

    还差一步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路辰攥着龙泡泡的手心里溢出汗水,咚哒咚哒咚哒路辰仿佛能听见自己狂跳的心声。

    忽然,路辰眼神一变,青衣佩剑女弟子的脚步竟然在踏出最后一步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女人难道看出来什么了路辰心头狂跳,想着要不要立即将手中的龙泡泡丢出去,大喝一声破。

    机会只有一次

    一念至此,路辰按捺住紧张无比的心情。

    呛得一声,利剑出鞘,一抹寒光切开树荫照射进来,青衣佩剑女弟子见到路辰并无古怪,方才持剑踏进树荫,声音无比森冷的道:“路辰,让我看一看你的骨头有多硬。接下来我会将你的手指脚趾一根根斩断。你的每一声哀嚎,都将是对我那可怜弟弟的祭奠。”

    “破”

    路辰使出全力将龙泡泡扔向青衣佩剑女弟子的头顶上空,同时大喝一声,随后看都不看一眼,身体翻滚朝着远处躲去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地面狂震,宛如一块天外巨石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怎么没有听到其余的动静

    “她已经死了。”就在路辰忐忑不安时,一道听起来就十分虚弱的声音从袖管里传出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路辰松了一口气,方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不对劲,连忙问道:“玲珑,你怎么了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”古玲珑话未说完,路辰便感到手心里的鱼儿不在动弹分毫。

    “玲珑。”路辰喊了一声,不见回应,刚刚落回肚子里的心又悬了起来,连忙将手举到眼前,掌心里一条晶莹如玉的小鱼儿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玲珑。”路辰又喊了一声,还是不见回应。待看到小鱼儿呼吸均匀,如同熟睡了一般,路辰悬着的心才稍稍放松一些。

    “玲珑需要什么”路辰嘀咕一句,暗暗思索一阵,只是一点头绪也没有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路辰实在想不通古玲珑需要什么,便将她放入药囊中,再收拾一下自己,随后找来一根枯树枝当拐杖,一瘸一拐的准备赶回仙灵小镇。

    离去之前,路辰来到刚刚的树荫下,眼前一幕让路辰心中吃惊不已。

    地上现出一个巨大土坑,如同某种巨兽的脚印,坑底是一片血肉模糊,青衣佩剑女弟子已经死的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望着惨不忍睹的一幕,路辰心中没有一丝同情,漠然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过去,三大宗门驻地,青霄宗大账内。

    青衣花甲老者坐在主座,闭目听取门中弟子汇报飞龙秘境中的进度情况。

    只见门中弟子汇报完毕正要离去,青衣花甲老者忽然想到了什么,依旧闭着双眼问了一句:“外门弟子禹莲几时出去的,可曾回来过”

    门中弟子想了一下,回道:“回禀长老,禹师妹白天一直在望风台,戌时出的青霄宗营地,至今至今未归。”

    “嗯至今未归”此言一出,青衣花甲老者猛然掀开眼帘,皱眉问道:“我问你,现在是什么时辰”

    那门中弟子被青衣花甲老者的锐利眸光吓了一跳,低下头来,愈发恭敬的回道:“回禀长老,现在已过丑时。”

    青衣花甲老者摆了摆手,门中弟子退下。

    “戌时出去,丑时未归。”青衣花甲老者低语一句,下一刻一阵风刮过青霄宗大帐,大帐中再也看不见老者身影。

    就在路辰离开后约莫两个时辰,一道人影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巨坑旁边,如果路辰在此就能一眼认出来者是谁。

    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白天青霄宗大账内的青衣花甲老者,老者一眼便认出坑底的一片模糊血肉是青霄宗外门弟子禹莲的尸首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青衣花甲老者足下一点,犹如蜻蜓点水,人便站在了一根树梢上,从上往下俯瞰巨坑。

    “嘶。”

    待到彻底看清巨坑状貌,青衣花甲老者的清矍眸中露出一抹惊骇,背后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“飞龙秘境存在已有万年时间,如今结界却消失,此处又现出一只巨龙爪印,难道飞龙秘境之中真的囚禁一条飞龙。这禹莲也是真的倒霉,弟弟死在飞龙秘境之中不说,自己又被这等恐怖存在一脚踩死。”

    青衣花甲老者又望了一眼巨坑,心中直打鼓,抹去自己的痕迹之后,掉头返回青霄宗驻地。

    五百万字完本记录,从未断更,人品、质量双保证,求鲜花,求收藏,求各种。联系作者君,请加微信公众号:莫知君。1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